纵横用户登录

 
 
用户名:
密 码:
验证码: 换一张
 
中国原创漫画新大陆
我的位置:动漫首页 >> 全部新闻 >> 很认真 >> 正文

动画:原创之痛

发布时间:2013年06月20日 16:47 作者:蛤蟆吉吉 来源:二次创作 查看:1572次

刘喜梅

 
 
b12ltpB0614002.jpg
 
 
 
编者按:
动漫产业,作为创意文化产业的一个重要分支,近些年大有风起 云涌之势。与此同时,国产动漫“量高质低”的唏嘘声也不绝于耳。众所周知,要改变这种现状,要提高国产动漫的竞争力,产业必须发力原创动漫,然而令人忧心 的是,国内多数原创动漫企业都濒临资金断裂的边缘。因此,关注动漫产业,原创成为一道绕不过去的命题。为此,本报本期B1、B4两个版面联动推出“关注原 创动漫”的专题,以希剖析产业现状和问题,并为产业发展助力。
“《咔咔历险记》今天在央视少儿频道首映啦!”5月28日上午,记者的电话听筒里,传来了刘宏近乎喜极而泣的声音。
对于刘宏的这种激动,记者并不意外。这个现年45岁的男人,一个人在中国的原创动漫领域坚守了8年。这8年里,他卖掉了一套房子,抵押了一套房子,把自己之前积累的800余万元全部投入进去,换来了一部时长520分钟的原创动画片——《咔咔历险记》。
“熬了这么久,终于看到了曙光。”刘宏的声音低沉但有力。
但这曙光,能否让咔咔动画否极泰来,还是未知数。而现在可以确定的事实是,刘宏以及和他一样坚守在原创动画领域的“理想派”,会依然辛苦,依旧煎熬。
一个人的原创
从天安门沿着长安街一路向东,至传媒大学南行至惠河北沿,一排排名叫天泰北双苑的社区隔河映入眼帘。那片社区商住两用,他们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叫三间房动漫产业园。
刘宏的咔咔动画,也位于这里。掩映在一片楼群之中,咔咔动画的门面并不显眼,只是那一片嫩绿的装修风格,像极了《咔咔历险记》中的主角咔咔的着装颜色。这抹绿色,也为那一片大都已经关门的底商增加了几分活力。
刘宏说,他在圈子里近乎一个“奇迹”,因为在北京的原创动画领域,一个人苦撑8年依旧坚持当初梦想的,“可能绝无仅有”。
当然,刘宏所说的一个人做原创,并不是在否认他背后的团队,而是说咔咔动画成立8年来,只有他一个人在投资。在业内,做原创被公认为是烧钱的事业,因而 那些最初怀揣梦想投身原创的人,在骨感的现实面前,有的去做了代工,有的早已经急流勇退改行其他,少数的人则是寻找到志同道合的合伙人继续坚守。
与改行的同道不同,刘宏一直在靠自己之前的积累为咔咔投资,因而这是个例外,也是个奇迹。
“2006年的时候,我加入了中关村的手机动漫产业联盟,那一年联盟会员有400多家。而到了2007年,这些联盟会员则只剩下了80家。到了2010 年的时候,还在坚持做原创动画的,就只剩下了咔咔。”面对这种过山车一样迅速跌入谷底的产业激情,刘宏是一声无奈的苦笑,他自己也认为“这很正常”。
这的确很正常。动漫产业作为文创产业的一个重要分支,没有人否认其是朝阳产业,因而总是有人怀抱理想进来,因为每一个热衷动画创作的人都想做出自己的 “米老鼠”、“变形金刚”、“柯南”……但是原创动漫,从剧本的构思,到形象的设计,再到成品的面世,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即使在业界实力雄厚的美国梦工 厂,其功夫熊猫的问世,也花费了七年时间。
最重要的,这个漫长的过程,需要巨额的资金作支撑。业内人士都知道,动漫作品的播出本身,平台方几 乎不支付费用,其要盈利,大都要靠品牌衍生品,而衍生品则必须要在品牌成功之后才可能“火”起来。也就是说,做原创动漫,在品牌成功之前,只能一直不断地 往里“砸”钱。“因为,没有了钱做血液,原创动漫这个孩子,必死无疑。”
但国内养原创动漫这个孩子的人,大都是揣着梦想的动漫爱好者,他们不缺乏创意,也不缺乏将创意转变成动漫形象的能力,但是他们大都不擅长资金的回笼。因而资金困境,也正是众多爱好者放弃原创动漫的根本原因。
这,同样也成为刘宏现在的困境。
高门槛的补贴
知晓刘宏的困境后,不少朋友曾天真地反问刘宏,为什么不去申请国家的政策补贴?在这些朋友的意识里,国家在大力扶持文创产业,动漫产业可以轻而易举地在其中分一杯羹。
国家的确在大力扶持文创产业,但具体到动漫产业而言,政策扶持是分区而治,比如在扬州和深圳,其政策扶持的力度就相对较大。而在北京,这个力度就相形见绌。不仅如此,政策补贴的门槛之高,也令无数动漫企业只能望而却步。
“我的公司注册资金只有100万元,而企业规模,是政策补贴的一个最重要衡量指标。”刘宏告诉记者,曾经有一个注册资金达5000万元的五金企业,轻而易举就通过立项拿到了300余万元的补贴款,他的企业“因为太小”,根本就不被列入政策补贴的范围。
也有不少有规模的企业找上门来,商议跟刘宏合作,合作的内容是借助刘宏的动画作品来骗取政府补贴,然后按比例分成。这些找上门来的企业,规模够大,但是没有作品,而咔咔有原创作品,规模却又太小。
“不少做原创的同行都有这样的共识,现在的政策补贴缺乏一个科学的评估体系。很多企业拿了政府补贴,立了项,却根本不去做原创。而像咔咔一样,坚持做原 创,熬到最后投资人几乎倾家荡产,终于做出了反响不错的作品,却享受不到政策支持。”刘宏的无奈,其实也不只是他一个人的无奈。
不过,《咔咔历险记》在央视播出了,刘宏终于可以通过动画片拿到每分钟大约1000元的补贴款。因为,根据政策规定,只要是在上星频道播出,就可以得到每分钟在千元上下播出补贴。
实际上,在央视播出的同时,地方60多个频道也和他签订了继央视播出后续播的协议,但因为不是上星频道,刘宏不仅拿不到补贴,还要支付一定的公关费用。 “但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国产动画片产量巨大,但播出渠道有限,原创作品要打造品牌提高知名度,又必须想方设法寻找播出渠道。”刘宏说。
但即使拿到了播出的补贴费用,这对于高昂的动画制作成本而言,仍然只是杯水车薪。以《咔咔历险记》为例。其每分钟的制作成本高达约9000元,整部作品的成本则超过了600万元。
不过刘宏多少还是感觉些许欣慰。“虽然是杯水车薪,能够拿到的播出补贴仍然算是作品本身带来的一笔‘可观收入’了,因为这么多年坚持原创,一直源源不断地往里投钱,却几乎没有收入进项。”
更重要的在于,央视少儿频道这个平台,是很多原创动画公司梦寐以求的,这也几乎是目前国产原创动画实现“名利双收”的最佳渠道。
理想能坚持多久?
“如果有来生,一定要做一个没有理想的普通人。”感慨于煎熬的现实,刘宏的QQ签名曾如此吐露心声。
业内几乎没有人否认,做原创动漫要靠理想来坚持。但问题是,靠理想能够坚持多久?
“事实证明,理想坚持不了多久,我也不想放弃理想,但实现真的很残酷。”刘宏坦言。
而实际上,刘宏也不止一次想过要放弃,但女儿的鼓励和纯真给了他继续坚持的勇气。
刘宏的女儿现年9岁。在一次跟太太的聊天中,刘宏表示自己不想继续坚持了,因为太苦,太煎熬。而他在一旁看电视的女儿突然跑过来抱住爸爸的大腿,说愿意 拿出自己所有的压岁钱支持爸爸,让爸爸不要放弃咔咔,说她想让学校的小朋友看咔咔的动画片,因为它会让小朋友都变得有爱心,这样小朋友们之间都会成为好朋 友,谁也不会欺负别人。
女儿的请求,让刘宏潸然泪下。因为,给孩子留下一部能够正向引导孩子成长的动漫作品,正是他当年做原创动画的初衷。那时候他想,有思想的文化作品不会因为时间流逝而沉寂,相反会永葆青春,比如中国的孔孟思想,比如动画片《鼹鼠的故事》。
但孩子的支持,除了信心,并不能从实际上解决刘宏目前的资金困境。也是因为这资金困境,已于去年完成第二辑剧本的《咔咔历险记》,迟迟没有动工。
“我愿意也期待有志同道合的投资人跟我合作,大家一起把咔咔这个品牌好好经营下去。”虽然一个人坚持了8年,但现在的刘宏认为,自己并不重要,咔咔这个品牌才是更重要的,因而,为了让咔咔继续下去,出让股权也在刘宏的考虑范围之内。
但一个不乐观的现实是,目前中国的资本投资缺乏战略投资,投资人大都希望在2~3年的时间内收回投资并盈利,但这对于耗时又费钱的原创动漫这个产业而言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“可是,动漫产业作为朝阳产业,只有做原创我们才可能提高自己的产业竞争力,也只有靠原创我们才能挑起这个产业大梁。这,早已经被国外动漫产业的发展所证实。”刘宏表示,坚持了这么久,放弃的确心有不甘,而要破解现在的困局,谋变成为咔咔的唯一出路。
事实上,刘宏也在带领咔咔团队探索破局的路子。
“这是国产动漫产业大浪淘沙的年代,我们目前到了不得不转型的十字路口。”四处奔波推广品牌并寻找合作伙伴,成为刘宏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。
“熬过去这个坎儿,也许就是春天。”刘宏告诉记者,自己肯定还会坚持在原创的道路上走下去,能走多久是多久。
国内养原创动漫这个孩子的人,大都是揣着梦想的动漫爱好者,他们不缺乏创意,也不缺乏将创意转变成动漫形象的能力,但是他们大都不擅长资金的回笼。因而资金困境,也正是众多爱好者放弃原创动漫的根本原因。
关于纵横|诚聘英才|商务合作|法律声明|帮助中心|作者投稿|联系我们|友情链接|客服中心|网站地图